• 凌峰

【庸人自擾】C.2.1 埋藏心底的不安


日復日,我依舊回到這同一條軌跡。這一碗雲吞麵,也不知是這個星期的第幾碗。


起床、逼車、上班、吃飯。每一天的重複、機械式的操作,那彷彿已適應過來的身軀裏面,藏著一顆疲累不堪的心靈。我們都喜歡說這樣的復往,是為了踏實的安定生活;成熟,是我們埋葬熱枕、渴望與理想的理由。但如果每一個人都只需要重複著一模一樣的生活,以確保我們獲得成功的路線,那麼生命的不斷承傳與延續,到底是為了甚麼?


作為一個團體中不可僭越職責的一顆螺絲,我們還有自我嗎?為作而作的工作、失卻目的的為程序而程序、渴望成為這所強大機器的主軸而萌生的勾心鬥角、將程序奉為信仰的麻木不仁,在這些運轉中產生的煙塵,佔據我每天的分秒,使我從一份不安感之中抽離,讓我埋沒在面目嘴臉都一樣的人群之中。


我對時間流逝的麻木、對人的冷漠的習慣,都是進步的表徵嗎?我心中對於不斷重複的厭倦與不安,我心中對於一些冒險與探索的追求,都是心野的產物嗎?


不安、不安。對金錢的追求,使我不安。對能否滿足別人的寄望,使我不安。對自己能否找到獨有的角色,使我不安。不安、不安... 彷彿仍有一些更大的不安被埋藏在這些不安之內,讓我忘卻那更深層的憂懼。


頓悟,「死亡」就是那湖中那深不見底的黑暗。我能承受無緣無故、當下一瞬的死亡嗎?我的死亡,能超脫於一切平凡、周而復始的運轉,成為別人忘不了的記憶嗎?活到這一刻,我活出了生命的真諦了嗎?不夠。這一秒、下一秒,縱然再多一千幾百秒,生命的長度,在於我,仍然是不夠。


但我們仍然會逝去。不問理由。確切地,這一秒、下一秒,都可以是我逝去的那一瞬。有死後的世界嗎?有靈魂的存在嗎?不知道,但大概沒有吧。我對世界和周遭事物的理解和發現,都只有在我誕生後才開始吧?那麼,彷彿在那雙眼睛後靜靜地觀察的「我」,其實就是伴隨生命開始而開始的吧?,在死後也就伴隨腦袋死去、不再運作吧?那麼我的死,大概就是一種斷線般的急停吧?不可感應世界、不再看見主觀的世界,無法思考...一切的停頓與不復再,就是那深藏我腦海的不安吧?


無盡的黑暗,伴隨世界的消失,「我」對「我」的感覺的完全失去。這就是死亡。千萬個人仍舊用千萬個腦袋看他們各自主觀的世界,「我」卻消失殆盡,連已往的存在、記憶,通通消失;這樣的絕對虛無,就是最巨大的不安吧?


喝了一口剛到的「檸啡」。一陣檸檬的酸甜,欲蓋彌彰地隱藏了冰室咖啡的苦澀。


那種忘卻時間的麻木、冷對世界的抽離,是在嘗試否定我對死亡的不安。以苦攻苦,盲目追求,陷於這個世俗的花花世界,也許就是我們思緒離開「死亡有多近」最遙遠的一刻。


若我的主觀世界與自我一瞬驟停,別人的世界裡會否看得到我?那面目是怎樣的?



凌峰

106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