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峰

【庸人自擾】C.2.3 窗與孤獨



一個被八號風球蹂躪的週末。風雨交加,雨點不斷地敲着窗子,呼嘯的風拖着樹葉與原應安躺在垃圾筒裡的膠袋子在狂舞;窗外,是大自然的狂亂。


窗的另一面,是平靜的我。隔著一片窗口,狂亂的風雨成了音樂盒的清脆叮噹,就像背景音樂般伴着在半夜裡無言無念的我。


看着窗外的街景,時間失去了蹤影,世界彷彿只剩下我一個,整個城市都被颱風掃清。平靜的心,像被雨點打中一樣,泛起了思緒的漣漪。


我是孤獨的。在這人生的路上,儘管緣起緣止不計其數,我還是孤獨的。多少載的人生,無數的臉擦過身邊,但能夠理解自己的人,大概還是沒有。心開過、脫口而出過、撕心裂肺過,說了不知多少遍,自己要走的路、想到的地方,還是沒有人認真對待過。


想必你也是一樣吧?和我說了多少遍自己的希望,我還是蒙上紗布瞎子般走着我自己的路。你也是孤獨的吧?當我和你各自說着自己的人生,我們其實從來沒有交集吧?


又或者是你,聽到我說的前路,有過一絲感動;縱然我滿嘴裡都是荊棘滿途,浪漫卻叫你刺掉耳膜、挖下雙眼,隨我腳步走着。走着走着,那遍體鱗傷、那看不見的終點,讓你醒來,讓你重新思索自己。於是,你孤獨的離開,我孤獨的目送;在心裡再一次的刺痛,再一次被提醒:你的路,是孤獨的。


難怪哲人沙特在《無路可逃》裡描繪着他人即地獄的惡夢。我們在彼此間不斷尋求認同,再彼此的自私與否定,形成了這個最有效率的人間地獄。只有我,也許會更好?


哪裡可逃?孤獨是我們渴求的,但沒有他人的世界,哪裡有孤獨?我們都離不開那個等待認同的無間地獄。


但是,面對自己,我們在認同與孤獨之間,還是別無選擇。如果人生就是隨心而行、探求真實的我的渴求,我們必須孤獨。我們必須逃離對認同的追求、擺脫渴望依伴的寂寞,我們才能夠在選擇了的路上向前踏步。聖經中記載耶穌背負十字架的旅程,稱之為「苦路」,可不是通透極了?在不信任與否定之間,我們背負自己的信念,孤獨地走着。


自己緊握的人生,是孤獨的。那一種苦,是孤獨的苦。無人會明白,亦無謂去宣告。就像窗內的我的平靜出神,無法設想窗外街上那個我看不到的某某所背負着的東西、所苦行着的道路一樣... 彼此唯一的交匯之處,就是我們都是孤獨的。


掙扎於多於我一個的躊躇,倒不如一個人的孤獨。


一陣虛無飄進腦海之中,改變了窗外的色彩。一陣灰色滲進了整個世界,告訴我理智總逃不過寂寞的情感 。


原來,我是孤獨的。

115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