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峰

【庸人自擾】C.2.4 無人世界裡的哭泣


完成了工作,天已入黑。輕輕嘆了一口氣,暫時放下了膊上的重擔。收拾好自己的背包,腦海徘徊着自己明天應該埋首於那份工作。


路上,拿起手機,找個 Podcast 聽聽;不想再想起身不由己的重。現在的耳機也是有夠細心的,在降噪的世界裡,所有的其他人在我的眼內成為了無聲的背景,我彷彿對這個世界有着所有的控制,起碼、至少...我能夠從世界的雜訊之中逃離。


在車廂追看着那本看了個多月的哲學書。在給榨取的工作過後,小小的吸收,就像心靈的救贖一般。耳中的音樂、眼中的文字,可以使時間消失。


抬頭,所有人也是這樣地低着頭,把頭埋進自己的手機...遊戲、劇集、漫畫、通訊,多姿多彩,瀝滿自己的眼睛與耳朵。心中有一刻的躊躇:我們小時候,時間是這樣渡過的嗎?朋友同行、同事寒暄問暖,現在都淡淡地褪去,面向自己的手機,彷彿就是人際間最安全的距離。


想着,看見一名女生,瑟縮於排椅的一角,輕輕在抽泣。他的身體在微微抖顫着,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哭泣的樣子。但車廂中,有誰會伸出頭來,探探身邊人的哭笑?在兩行淚水之間,那女孩子的眼睛釘着屏幕、無聲地按着自己的手機,在與另一方的某一位在「對話」。


是他的男友嗎?因為膩了、又或者交了新歡,在對他說着狠心的話嗎?還是發現了男友的冷漠與抽離,感到痛心的孤獨?是親人離開了嗎?是突如其來的震撼彈、是被壓力擠碎的不辭而別?是工作的不如意嗎?在出盡全力的付出後,仍然出了錯嗎?是政治角力的漩渦中的犧牲品,被毫無道理地壓碎嗎?


那女孩子邊按鍵、邊擦着自己的眼淚。在擠滿人的車廂裡,他沒有得到任何的注視;他彷彿在自己的世界裡,無聲地經歷着自己的心碎。赫然停下了手,把手機反過來,女孩垂下頭來,淚如雨下。


一片紙巾。那女孩也許需要一片紙巾。


在三個位之隔的距離,我這樣的想着;雙腿,卻動不了。女孩會感到尷尬嗎?這樣會驚動整個車廂嗎?應該好管閒事嗎?是否太英雄主義了?會被誤會嗎? 在降噪的世界裡,我的腦海塞滿了這樣的想法,看着佈滿音樂的佈景中的那位哭泣的女孩。


不知多少秒鐘,車將到站。女孩大概感到了久違了的視線,在一大群低頭的過客之間,尋找我的視線。我別過頭,害怕他發現我入侵了他的世界,那個悲劇的世界。車到站,我默默地踏出車廂,帶着一絲的悔。


在我們能夠在機器中找到安全感的同時,人的連繫、踏出去的關心與理所當然的伸出援手,都去了那裡?那心與雙手的距離,是否變得越來越遠?


一鼓問號與雜訊,充斥着我那無聲的世界。


凌峰

60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