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峰

【時局】N.4.2 香港這境地,誰之過?

更新日期:2019年8月5日


相片轉自 致知|Spark


2019.8.5 全港發動罷工。這已是第幾個行動?從6月的一百萬人及二百萬人遊行,到7月的落地開花,再到7月21日元朗黑夜,到8月2日的公務員集會,當中香港吃了幾多催淚彈,多少人頭破血流,多少平民被捕,多少街道曾被堵,多少商店受影響?整個社會陷於不安之中,其源頭是甚麼?


源頭就是修訂引渡條例。


香港一大部分的市民,不認同這項修訂,並質疑這條例有其政治目的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民陣發動了遊行。但不像反23條,不像雨傘運動,這次沒有了大台,沒有了有政治利益衝突的政黨與議員,我們就依賴著一班為著目標前進、不怕挨彈的螞蟻們。他們是香港的市民,他們並不是訓練有素的軍人。筆者多次走到遊行集會中間,可以感受到恐懼,可以感受到無力感,可以感受到不安和情緒的波動;因為他們只是普通的市民。


相片轉自端傳媒


有人說,他們收了錢,他們受了煽動。聽在耳中,是難聽極了。在2019年6月之前,香港人的幸福,是娛樂、旅行、私人的時間與享受,要他們出來遊行,問問泛民就一清二楚,多少次7.1遊行,人數少之有少?用錢收買香港人做有機會受傷、有機會被捕的事?他們大概低估了香港人擁有的幸福和現金。


有人說他們使用武力。我不敢說他們全對,畢竟要在數十秒間、槍林彈雨之域裡決策,不可能每一秒都冷靜清醒;那些要求他們永遠政治法治潔癖的,是離地、是未有感受過實況的旁觀者,指指點點確實太過。而且,使用武力,也有不同的程度,毀壞公物與蓄意傷人就有很大的分別,我們能夠說元朗黑夜的鐵通、滕條、長棍等同遊行人士的塗鴉、雷射燈嗎?


相片轉自端傳媒


如果要我說一句誰對誰錯,我只會從起因開始考慮,從整個政府的產生的理論說起,因為所有往後的情況,都來自起因;只有看見爭執的起因有否被處理,我們才可以看到問題出在哪裡。


起因顯而易見,就是修訂引渡條例。我們要問的,是我們是否必須推行這條例?不推行我們的社會會否有市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?答案是沒有。就算台灣謀殺案的家屬,也已經表示政府應以一次性處理該次引渡;而未有修訂條例之前,亦未有見過社會就引渡犯人而有重大爭議。那麼,市民的不希望立法,反而成為重要的考慮;因為,履行民意所向,是政府成立的基礎,亦是推行政策的重要考慮,否則,政府就不是人民的公僕,社會就不是以民為主的社會,制度就不是自由和人人權利平等的社會。政府,並不是管理人民的系統,而是服務人民的系統;「為人民服務」,是誰說的?


有人說,不能推行修訂就代表政府推行政策不力,會導致以後不能有效執行政策。這是低智的回應。不推行人民沒有共識的政策,就是有效執行政策的一個行為,不執行不符合社會民意的行政,就是一項極重要的政府責任。


有人說,如果我們容許一個地方說要就要,說罷免就罷免,那政府如何管理一個國家內不同的地方?這是多麼不合邏輯的回應。試想想,如果有一間公司,內裡所有部門都有接近的請求,公司不能做到,是公司管理有問題,還是提出問題的部門有問題?一間公司尚可說每個月有發工資予各部門員工,在社會的角度,是每一個市民納稅去發工資給政府;怎麼人民有訴求反而變了一定是人民變得難以管治?而不是政府辦事不力,有負公眾期望?


在香港的今天,市民與警察有著深度的不和與摩擦。歸根究底,是政府的高官沒有處理市民對立法的不滿,亦沒有回應市民訴求。在我看來,警察是被利用了。他們成為沒有履行責任的政府的代罪羔羊。


更危險的是,這一個情況,將市民和警察分化了。政府將有槍桿子的警方迫成人民的敵人,以此創造親政府而遠離人民的「防暴」警察。當執法者被套上與民為敵的角色,不能保持中立,他們很容易成為當權者欺壓人民的棋子。


相片轉自端傳媒


時至今天,我始終不明白政府的不回應與堅持是甚麼。人民在他們是甚麼?一百萬人上街之後,政府回應是周三開會議決;元朗黑夜之後,政府回應是有人塗污了中聯辦國徽。就這樣的回應,香港的人命、社會的不安與撕裂,對香港政府來說不如一條沒有急切性的條例修訂和一些清潔費?


作為政府,當人民不尊重你,是否需要急切反省檢討?

21 次瀏覽

© 2023 by Pentagon Hong Ko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