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峰

【時局】N.2.0 時代風雲裡那瑟縮一角的膀臂

本年度的「時代風雲人物」(Time Person of the Year)是「打破沉默的一群」(The Silence Breaker)。時代雜誌表揚了勇敢的女性,尤其那些願意走出來指證性侵害加害者的受害人。這是一個時代的見證,一個將醜惡的「約定俗成」打破的好時代、新時代的見證。



在現今的社會裡,不同行業裡的「潛規則」被大肆宣揚與正面化,讓各式各樣的侵犯與騷擾正當化;社會彷彿將被侵犯的行為變成努力攀升的一種行為。在這種氛圍裡,多少受害者被掛上「食得鹹魚抵得渴」的標籤,將侵害的行為說得像行內習俗一般。或有將侵凌的責任轉嫁到受害者身上,那些嘴裡說著「來得這種地方便應有遇到性的情況」、「穿著這樣根本是引人犯罪」的人,面不紅、氣不喘,把犯罪的行為包庇,在受害者身上再插上痛心的一刀。最叫人難受的,是這些不合時宜的風氣在扭曲受害者的想法,令受害人產生了自身的質疑與自責,令受害者懼怕舉報這樣的舉動。


如大家有細心留意,時代雜誌上那「時代風雲人物」的封面照片的右下角,有一條匪夷所思的膀臂在那不起眼的角落。這一條膀臂的心意,正正代表著在「打破沉默的一群」以外,仍然有太多太多未能走出來的、啞忍的一群。


那條膀臂,甚至不止於女性,可以是男士、可以是同性戀者、跨性別人士。也就是說,在勇敢的一群外,我們應該睜開眼睛,了解到走出來的人,其實只是冰山一角。



事實上,有外國的調查顯示,強姦案件中,只有30%的案件是透過舉報暴露出來。在那30%裡,只有1/3是被接納的,而那1/3中,只有1/3是能夠起訴的;在可以起訴的案件中,只有1/5是成功起訴的。也就是說,1000宗強姦案中,只有大約300宗是主動舉報的,當中只有100宗被接納,被接納的只有30宗是能夠起訴的,能夠起訴的也只有6宗能夠成功起訴。


難以起訴的原因,是整個程序為受害人帶來太多的情緒與壓力。在舉報時的敘述,到公堂的提證,加上傳媒的輿論和身邊人的竊竊私語;這個以文明自居的社會,其實在受害人的身上不斷增加傷害。那個藏起了身子、只露出膀臂的角落,是我們的冷漠和偏見的見證。


我們必須盡力糾正社會上和媒體上這些不負責任的行為。我們的社會,仍然充斥著容忍加害者傷害受害者的行為:堂堂美國總統特朗普,在公然說出自己如何侵犯女性的變態言論後,竟然可以「這是男士們在更衣室的對話」來蒙混其詞;電影大亨威斯汀在被揭發其侵害女星和女性製作組員後,竟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是在「這些行為被看作正常的60、70年代裡」習慣了這些「令其他人感到不舒服」的行為...性騷擾和性侵犯是罪行!這些難辭其咎、不成理由的理由,是對文明社會的一種侮辱。


在我們的社會裡,近日亦有類似言論。有受害人公開其不忍睹的過去,然後社會在沒有足夠的資訊下竟然開始以幻想來填補自己的空白,甚至有黑心人嘲受害者「搏宣傳、大驚小怪」。女性受侵害,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,是一種暴力、罪行;其受害者所要承受的傷痛,在道德的考慮上,叫我們沒有任意去揣測和開玩笑的空間。公開受害經歷,是冒上社會的眼光與批判去做的,傳媒與社會如以此為娛為利,筆者無論以任何的角度去考量,也只能以毫無道德評之。


希望在表揚勇敢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同時,我們能夠學懂如何去溫柔包容地安撫那一條瑟縮一角的膀臂,讓他們不會獨自承受惡魔獸行之後那野蠻冷漠的人間地獄。

2 次瀏覽

© 2023 by Pentagon Hong Ko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