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峰

【清談】C.3.0 一年,這刻度

記得大學畢業那年的一個晚上,坐在家中的窗台,看著元旦狂歡的途人,心裡想:「一年」這個概念,煞有介事,每三百多天就將數字重數一遍,欺騙自己、倒帶重覆,倒是無謂。


到了今天,生活了一萬三千多天,倒是有了一點「一年」的悟。



人生,各人自有其意義、自有其角色、自有其目的;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和那個由一些人設定的「社會」的意義在糾纏。


社會賦予我們的意義,是效率、是回報的安慰,我們在追求這些物質和前設的目標時,會容易忘記自己個人的人生目標的掙扎。社會的設定是條簡單直接的路,有清晰的路徑、有觸目皆是的獎品、有社會賦予的認可和同路人的認同;我們成為設定功能裡的一口螺絲,日復日地為社會的認同付出,成為社會運作的供料。


夢想的路是難走的;因為,人生的目標和意義,是難以得到別人理解的,很多時,那甚至與社會的價值背道而馳。我們愈加理解自己的人生意義,愈加思考人生,我們便與社會的設定離得更遠。那種「實現夢想」的掙扎與辛勞,建於人生與社會這兩個懸殊。把握這個懸殊,就是實現夢想的起點。


但畢竟人活於社會浪潮之中,浪濤沖擊,總有迷茫躊躇之時。「一年」,就是為在尋找自我人生的浪客,一個靜思心中迷霧的時刻、一個腿軟過但可以重新來過的小小中途站。


恐懼、無力、迷茫、疲憊,是努力過的標記、是克服的過程,是我們不甘於被前設限制了可能的見證。在社會價值的謾罵、嘲諷、鄙屑與冷言冷語之下,讓我們在這一年的小小中途站裡,看清楚自己在自我尋覓與社會價值的掙扎中,那付出過的汗水和那退縮過的軟弱;然後,讓我們各自在不同的路上繼續上路。


夢想與自我的路,難走在必須跨過恐懼迷茫,好走在那跨越後的自由與滿足感。永遠有更高的山峰,但也永遠會有可以開拓的路。

1 次瀏覽

© 2023 by Pentagon Hong Kong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